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我们需要对精神病人进行强制治疗吗?

2015-05-21 00:35:22健康时报
核心提示:我们需要一个好的方法,去帮助那些我们尽力想帮助的人,并且不对他们造成伤害。卫生护理系统的财政极度缺乏,使用政府官僚所珍视的钱财其实是一种错误的设想。靠强迫,暴力或者钱都得不到精神健康。警察和法院的职责不是使病人痊愈。他们也是不得已的一种选择,而不是真正解决了长期存在于社会的问题。

  最近关于“辅助门诊治疗”或“强制治疗”有很多说法,取决于你问谁。不管怎么称呼,这项立法的目的是为了那些不想治疗精神疾病的人,利用法院来强迫他们接受治疗。并不是每一个州都有强迫治疗的法律,那些确实有强迫治疗立法的州也并不一定有同样的管理规则。

  作为一个有躁郁症的人来说,我对这项立法有很多想法。这篇文章,我想主要谈谈被法院或最终被警察强迫接受治疗是个什么过程——尤其在俄亥俄州。

  俄亥俄州如何进行辅助门诊治疗

  我住在俄亥俄州,最近一项法律开始生效:对有精神病史的人,可以违背他自己的意愿,通过法庭命令使他接受治疗。首先,这项法律仅适用于精神疾病。例如,如果你得了肺癌,还继续吸烟,那这项法律不能强迫拟戒烟。同样的,如果你总是酒后驾车,这项法律也同样不能强迫你。除非能证明,饮酒是一种精神疾病,那么法院就会强迫你接受治疗。

  第二,在俄亥俄州已经有法律规定,如果一个人对自己或他人造成威胁,可以将他送入精神病医院。这项新的法律更进一步的扩大了治疗范围。换句话说,这使得强迫一个人接受治疗变得更容易。我觉得有必要指出,尽管全国的精神健康倡导者和团体都在致力于阻止法律强迫、法庭系统和惩戒系统作为治疗精神疾病的来源,俄亥俄州政府却创造了另一个为强迫精神病患者治疗的官僚主义。

  法院下达的辅助治疗门诊是由警方强迫的

  如果法官授予一个检验人的请愿书,那么该命令必须执行。如果被检验的人无法或不愿意自主接受,那么法院必须找到这个人。

  警察负责定位法院需要的人。所以,就像一个人需要逮捕一样,这个人因为精神疾病就要被警察追捕。

  我在一个精神文体中心工作,为那些由心理健康问题,瘾君子还有心理创伤的人治疗。上周,这项旨在关爱帮助精神病人群的法律派遣了五位特警人员走入我们的庇护所,去收集一个被检验人的信息。其他有心理问题的人看着这些特警,帮助他们找人。这是一个十分痛苦的经历,无论是对工作人员,接受人员,还是警方要找的人。值得注意的是,工作人员并没有刻意伤害精神病人,这种执法只是一个不幸的副产品。对每一个精神疾病的人来说,被政府强迫接受帮助,更像是用来缉拿罪犯的方法。

  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方法来帮助精神病患者

  我没有在这里指责法院、政法和警方。责怪他们很容易,但是这不是他们的问题所在。当我第一次被诊断为双相障碍,我住进了医院(当时我对自己是有危险性的),当我打电话给我奶奶时,他跟我说让我管住我得嘴,她会派律师让我离开。

  她并不是恶意、傲慢或者自负。在她心中,她的自杀,抑郁,妄想的孙子比起在外接受治疗,好好待在家才是最好的。她只是没有受过教育,所以被误导了。而且最终证明她错了。然而,如果按照她的方式,我的人生故事将大不同。

  派遣警察,法院和政府帮助严重的精神病患者都是值得商榷的。该引起人们重视的不是谁得了疾病,而是在被警方扣留期间所得的伤害是有据可查的。法院不是一个提供服务的好地方,他们的任务是对法律的执行,不是提供医疗服务。

  我们需要一个好的方法,去帮助那些我们尽力想帮助的人,并且不对他们造成伤害。卫生护理系统的财政极度缺乏,使用政府官僚所珍视的钱财其实是一种错误的设想。靠强迫,暴力或者钱都得不到精神健康。警察和法院的职责不是使病人痊愈。他们也是不得已的一种选择,而不是真正解决了长期存在于社会的问题。

  我们在寻找解决方法的时候,走入了误区。生病的人需要资源,支持和关怀。最后我想说,警察和法院给不了这些。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