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犯罪心理学案例阅读

2011-09-28 14:30:0039健康网
核心提示:罪犯张某,1966年生,高中文化程度。捕前他有着令人羡慕的家庭与职业,他曾是一家大型医药公司的团委书记

  案例1

  罪犯张某,1966年生,高中文化程度。捕前他有着令人羡慕的家庭与职业,他曾是一家大型医药公司的团委书记,父母都是当地赫赫有名的人物,妻子与他情深意笃,小家庭富裕、温馨。可就是这样的环境和条件仍抑制不住私欲的恶性膨胀,他伸出了不该伸出去的第三只手。1989年至1994年,他先后伙同他人盗窃医药公司的名贵中药材十几起,总价值数十万元。手莫伸,伸手必被捉”,1994年底,他被依法判处死刑缓刑二年执行。

  在狱中,罪犯张某的服刑表现反反复复,曾多次受到政府的表扬与奖励,又屡犯监规纪律。

犯罪心理学案例阅读

  入监伊始,他总觉得自己盗窃的是国有资产,对个人的危害不大,认为法院的量刑太重了。一想到漫漫刑期,十几年的铁窗生涯,他就感到失落、悲观,自叹时运不济,命运多舛,改造消极。在获知产后的妻子与家人关系僵化,父亲又受到党纪处分时,他更是万念俱灰,精神完全崩溃,奋笔留下遗书,多次伺机自杀均未果。他所在监区的监区长,是一位在罪犯群体中威望颇高的“个别教育能手”。监区长运用自身的人格魅力和高超的教育艺术,对他循循善诱,并积极帮助其家庭化解矛盾纠纷,使他解除了思想顾虑,打开了心结,树立了改造信心,扬起了新生活的勇气。分监区还千方百计地发挥他的写作特长,使其改造由消极转向积极。1996年他被改判为有期徒刑十八年,曾先后多次被评为优秀撰稿人,获改造积极分子称号。在改造成绩面前,他的改造态度出现了波折,他不再愿意下车间劳动,一心想着要专门从事文字工作,他不出工,不参加学习,甚至还顶撞监狱人民警察。对此,监区长并没有狠狠地惩罚他,而是采用了“冷处理”和耐心疏导的方法,使其认识了错误,增强了角色和规范意识,他又认认真真地重新接受改造,还主动申请到最苦、最累、最脏的熔化工锻劳动,各方面的表现突出。积极的改造行为持续了四年之久,受到减刑两年半的奖励。

  不久,当分监区班子大调换,因新的分监区长的管教方式单一,动辄训斥罪犯,在考核奖励上也有失公允,在他眼中的中队长只是一句话—— “也不过如此”。这时,他的改造精神支柱——妻子又提出离婚的请求,他的改造之心再次冷却到冰点,他痛苦、焦虑、迷茫,当监狱领导下监区检查卫生之际,他在黑板上公然写下了“无理要求、拒不接受”八个大字,还策划和煽动同犯闹事,以此宣泄心中的愤闷,他被关禁闭。监区在了解到他的改造表现后,及时找他本人谈心,了解事情的原委。他违纪的原因主要有三,一是妻子提出离婚。二是监区长管教无方,处事欠公正。三是自己的改造已到中期,依据法律他必须服满十四年的徒刑,他推测自己在今后的几年中,只要有两年或三年改造积极就可以了,因为再表现好也没有任何用处,表现不好也不过是关关禁闭而已,只要自己不犯罪,别人也耐何不了他。找到症结后,监区领导及时对症下药,先是与其妻子沟通,打消了她的离婚念头,使二人重归于好。

  其后在调查属实的基础上,更换了监区长。恰逢此时,狱内开始实施狱务公开制度,对于改造表现好的罪犯除享有减刑、分级处遇等奖励外,还采用了“探亲日夫妻可同居”的政策,这些均使他的改造热情重新被点燃,改造信心倍增,干劲十足。当他自己有了要重蹈复辙的言行时,他便默背这样一段话:“对于一个沾染恶习的人来说,只有认罪态度和改好的决心是不行的,还需要坦诚的行动和艰辛的改造。我扭曲的心灵没有因判刑而自然得到净化,自身的恶习没有因进监狱而自动得以矫正。我所处的环境、我周围的人在影响着我,所有这一切都要我自己从一点一滴做起,不能有丝毫的懈怠和侥幸。”他也常把自己喻为一名纤夫,他身后的船里,满载着悔恨的昨天和希望的明天,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案例2

  阿莲(化名)因杀人未遂被判刑四年,因表现好被减刑一年半提前释放。阿莲杀的是前夫,从结婚开始,两人便“战争”不断,直到她入狱改造一年后,离婚判决才下来。

  进入监狱后,学习了许多法律,结识了几个和她有类似经历的狱友。大家都认为为这种男人进监狱不值得,既然当初不会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反倒触犯了法律就应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去,重新做人。阿莲还学习了一些技术,夜深人静的时候,阿莲常记日记,将自己的感受写下来,下面摘抄的是其中几篇,当中记录了她的心路历程……

  2月14日正月初十

  进来已经70天了,由于是新手,完不成生产任务很上火,开始时耳鸣,正月初五时病倒了,两天没能起床,幸好有淑梅(化名,阿莲的同室狱友)照顾。淑梅比我进来的早,她将丈夫打死了,从死缓改判到有期,我进来时正是她情绪最糟糕的时期,每天连早饭都不吃,想让自己自生自灭,我来的第二天早上给她打来早饭,她很感动,第三天就起床了。从那以后跟变了个人似的,说也要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去,出去的渴望 ,对新生活的向往充在我和她的心中。

  2月25日

  回忆起了以前的许多事,上山下乡,返城调转工作,直到25岁找对象。找了一名工人为夫,没想到丈夫是一个心胸狭窄,不长头脑的人,修养更是谈不上,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搞得鸣犬不宁……生活的乐趣消失,离婚又离不成。他是个无赖。不离,无法跟他生活,自杀又会给父母造成痛苦和打击;私自离开又舍不得职业、亲人和同事,一时感到无奈。最后选择了一条蠢路,把事情闹大。离婚大战那几年,东躲西藏的在哪里呆都不安全,弃得身心疲惫,丈夫象个魔鬼一样缠着我,说离婚就炸了我娘家,无奈之中趁前夫不注意我举起了手中的斧子,向他砍去。进监狱第一天,虽然是高墙电网,可我一下子感到安全了,丈夫再也纠缠不到我了,我对生活重新充满了渴望,充满了信心。

  4月6日 星期日

  今天有一下午的休息时间,一觉睡到了 3 点钟,吃完饭后,我们同室的 4个人聊起天来,心情愉快,特别是淑梅,增添了回家的希望…… 有人问我今后的打算,我还是从前的样子,充满信心。出去后,我一定要选一个身材魁梧、遇事冷静、有较高的道德修养、有事业心、热爱生活的人做丈夫。

  案例3

  (1)基本情况

  罪犯鲍某,女,27 岁,土家族人,原籍四川省南浮县,小学文化程度。她从小就离家出走,混迹社会,1997 年因杀人罪、诈骗罪和拐卖人口罪被判死刑缓刑二年执行。自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嫉恶如仇,除霸安良所致,感觉对自己的量刑太重了。服刑期间曾两次成功翻越监墙越狱脱逃。追捕返监后,也屡犯监规纪律。监狱人民警察曾对她进行过耐心细致的说服工作,但收效不大。目前改造表现一般。中队对她的评价是不思悔改,顽固偏执,狭隘冷漠。罪犯群体认为她自私、固执、不合群等等。

  (2)自我陈述

  我是谁?我从小生活在川东的小乡村,因母亲精神失常,我从未得到过母爱,也未享受过父爱。脸部不慎烧伤留下了永久的疤痕,外加极矮小的身材使我很是自卑,我只有用拚命读书来获得尊严。但小学三年级时,因家里经济困难,我被迫退学,一气之下,我离家出走,混迹社会。我练过武术、做过小生意。生活的磨难和艰辛以及周围人的冷漠与欺骗,使我渐渐地开始怀疑一切,我一心想着报复。

  1995年,我开始诈骗,结果反倒被一女子卖了。我更是恨透了这个社会。在太原开往郑州的列车上,因免受欺侮,我用一把水果刀狠狠地刺向了那个可恶的男子,就这样我成了杀人犯,结束了我十八岁本该是花季的年华。起初,我也觉得自己太过分了,也深知杀人偿命的道理,但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学法律的大学生告诉我,我的罪判得太重了,本来嘛,谁让他先欺负我的,我也就越发觉得怨枉,从此我对司法机关也没什么好感。

  入监的第一天,我心底里就埋下了想要逃跑的种子。我变得沉默少言,不自我表现以免引起别人的注意,我也从不相信监狱人民警察对我的教育,认为那全都是装出来的。第一次越狱,我翻出了高墙,只可惜不到十二小时就被抓了回来,我很沮丧。监狱方面对我的出逃比我想象的惩罚要轻得多,最后,我只是被调换到其它的中队。但我仍认为她们都是装出来,做给别人看的,我并不感动。对于同监的罪犯,我更是瞧不起她们,都是些社会碴子。我觉得自己就像江姐、韩英式的人物,和这帮人在一起,我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更何况这里根本学不到技术,我岂不是要白白熬上十

  几年。我也曾想好好改造,可有些人仍然认为我表现不好,我这人没治了,几年来我怎么做也改变不了“脱逃犯”的名儿,我要出去,一定要再离开这里。机会来了,我又一次成功的出逃,我跑出了省,躲在一个小村子里,谁料想,一年后,我又被发现了,押回监狱后,我被关了禁闭。反思后,我依旧认为自己虽然有罪,也想好好改造,但我仍要坚持自己做人的原则,不愿改变自己的个性,我也不想把自己当成一名罪犯看待,与那些罪犯相比,我真的比她们强多了,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确,我常与同监的罪犯发生争吵甚至大打出手,我多次被关禁闭,减刑看来是一点希望出没有了。

  现在,我已适应了监狱服刑生活,也不想再跑了,跑出去也要被抓回来。我也很孤独,却不伤感,也还满意自己,反正是过一天算一天吧。我也热爱生活,也想早日出监,可我对我的前途感到迷茫,刑期如此之长,出去后外面的世界不知变成什么样子了,我又能干些什么?我不想回家,也无家可归。有时,我也幻想着自己成了一名远近闻名的医术精湛的医生,可自学医书,实在是太难了,我也想学外语,出去后好南下创世界,可学外语又谈何容易呢?!我的脾气是越来越古怪了,我很烦,也不知道究竟该怎样……

(责任编辑:刘莹)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