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经历这一幕,霍思燕竟然“香蕉过敏”了20年.....

2019-12-17 00:00:01医学界
核心提示:幸运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

  

  01 霍思燕是真的对“香蕉”过敏吗?

  在最新一季的《妻子的浪漫旅行》中,杜江说,香蕉是霍思燕最讨厌的食物。

  “别说吃,甚至都不能看,不能闻,不能听人提一切和香蕉有关的信息。见到香蕉后,她会流鼻涕,无法呼吸,脸涨得通红,感觉很难过,像中毒一样。”

  不了解霍思燕的人,总以为她是“矫情”,可是实际上6岁的儿子嗯哼都会记得妈妈对香蕉“过敏”。

  原来,霍思燕19岁时,接到妈妈去世的消息匆忙赶回家,一进门她便看到了妈妈的遗像,以及遗像前摆着的一把香蕉。

  从此,香蕉与妈妈的去世成为了一种关联,成了她的心结,也成了一段埋在她心底、从未被治愈的“心理创伤”。

  或者说,她把19岁失去妈妈的伤痛具化成了“香蕉”。

  02 没有人能真正地感同身受

  关于“创伤”这个词,我们并不陌生。

  心理学家及精神病学家将其定义为:超出一般常人经验的事件。比如失去至亲、亲身经历大型事故、亲眼目睹灾祸……此类创伤的发生都是突然的、无抵抗的,通常会让人体验到无能为力或无助的感觉。

  据相关数据统计,超过50%的人在一生中会至少经历一次创伤事件。就像霍思燕的“过敏”,众多网友在评论里纷纷诉说了自己的“过敏原”。

  他们中,有人红色过敏;有人电话铃声过敏;有人鱼丸虾丸过敏;有人氧气面罩过敏,他们或许很长时间都没有意识到,当年有些事情在无形之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经历“创伤”事件的人中,又会有大约10%的人在创伤后罹患创伤后应激障碍,也就是我们常说的“PTSD”。

  PTSD

  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是指个体生命受到威胁、目睹他人死亡或严重受伤后所表现出来的精神障碍,在遭遇重大的灾难性事件后持续或延迟出现的深度悲伤,主要表现为反复发生闯入性的创伤事件再现,持续性回避,以及警觉性增强。

  PTSD一般在精神创伤性事件发生后数天至6个月内发病,病程至少持续1个月以上,可长达数月或数年,个别甚至达数十年之久。

  其中病期在3个月之内的称为急性PTSD,病期在3月以上的称为慢性PTSD,而若症状在创伤事件后至少6月才发生则称为延迟性PTSD。

  很多时候,生活中很多正常的场景,都有可能成为诱发创伤记忆的“扳机点”,唤醒对创伤事件的回忆和体验,从而造成强烈的情绪和生理反应。

  在外人或不了解缘由的人眼里,你的情绪和生理反应可能就被解读成“娇气”或“矫情”;也有很多时候,你的说明也不一定能得到同情和理解。对于PTSD患者,很少能有人像杜江体谅霍思燕一样“感同身受”。

  03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PTSD的典型特征

  持续性回避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PTSD患者最初的恐惧属于经典性条件反射。患者对于应激性事件相关的场所、问题采取回避。

  比如,女性走到自己曾经被强奸的地方会感到害怕,以至于该女性会尽量避免走过这个地方。这种逃避性的行为会在初始时可能会暂时降低恐惧水平,可是却会强化了逃避行为,强化了条件反射,造成恐惧和焦虑的持续。

  闯入性再体验

  这种情况最典型的症状就是“做噩梦”。有的患者,创伤情景在脑海中反复出现,甚至在梦中反复出现与创伤有关的情境,好像感觉创伤性事件再次发生一样。反复发生的闯入性创伤体验的重现,这种重现是病理性的,是驱之不去的回忆。

  长期以往,患者可能长期服用镇静催眠药而出现轻躁狂症状,严重者则出现攻击性行为、自伤或自杀行为等心理失调的表现。

  警觉性增高

  创伤后患者可能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持续的警觉性增高,主要有以下表现:患者听到一点声响就出现惊跳反应;入睡困难或者睡眠不深;容易激怒;注意力难以集中;过分地担惊受怕。

  04 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

  数据显示:PTSD主要由先天遗传因素、后天创伤事件以及个体精神状况影响。其中儿童为高危人群。在心智尚未完全成熟的童年时期,遇到的重大心理创伤往往影响一生,这可能是原生家庭、校园霸凌等等家庭、社会原因所致。

  我记得《奇葩说》辩手黄执中,曾在辩题中表示自己不喜欢孩子,尤其讨厌小学生,并且他这辈子都不会生小孩。

  原来黄执中,小时候脾气比较“怪”、比较孤僻。班上的同学就会趁着他下课不在的时候,把他的饭盒拿出来,偷偷把可乐或汽水倒进去。

  这样,每次当他准备吃中饭,期待地打开饭盒时,看到的都是“一团浆糊”。

  那是第一次看到黄执中有点“面目狰狞”的感觉。他就是在控诉自己小学时遭遇的校园霸凌,当时觉得倒也不必连带到“所有小学生”甚至“自己的孩子”,往事随风,何不朝前迈呢?

  后来也笑自己过于天真。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松子一生都在追求“爱情”,可是她真的是需要爱情吗?大概她更需要“爱”吧。她需要父母更直白的认可,家人更直接的表达;而她的需要、她的伤痕,都隐藏在每一句“我回来了”,并没有“欢迎回家”的应答里。

  《请回答1988》里,德善是家里的“老二”,没有姐姐成绩优异,没有弟弟招人疼爱,她的失望积攒在那些得不到的“荷包蛋”和“炸鸡腿”里。比松子幸运的是,德善的父母愿意弥补、朋友也很“宠”她。

  但你以为,德善后来就没有受影响吗?

  长大的德善,完成了从“最不受关注”到“最贴心”的角色转变,她知道爸爸的鞋子尺寸、妈妈要吃什么补药......这样的懂事和成熟,是以小时候“小心翼翼”地生活做代价的啊。

  05 生而为人,希望你幸福

  霍思燕说,自从我知道我香蕉“过敏”是因为母亲的去世,我的症状似乎就缓解了一些。渐渐地,能接受一些香蕉图案的东西。这也告诉我们:

  你,随时都可以告别创伤。

  当前,PTSD主要治疗是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

  心理治疗包括认知行为治疗、催眠治疗、眼动脱敏、精神分析疗法。

  治疗PTSD的药物,包括苯二氮卓类、SSRI类抗抑郁药物、甲状腺素等。

  如果深受其扰,一定要寻求专业帮助。

  参考文献:

  [1]张义, 党海红. 创伤后应激障碍社会心理学危险因素[J]. 临床心身疾病杂志, 2008(2).

  [2]吴亚卿, 尹焕新, 周朝霞, et al. 心理护理对创伤后应激障碍焦虑状态康复的影响[J]. 护理研究(16):35-36.

  [3]李成齐. 儿童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表现与干预策略[J]. 中国特殊教育, 2006(6):90-93.

  [4]张勇辉. 创伤后应激障碍[J]. 国外医学:精神病学分册, 2001(3):159-162.

  [5]朱明婧, 张兴利, 汪艳, et al. 汶川地震孤儿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和自我意识[J].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010, 18(1):73-75.

特别策划